顷夜凉歌

年尾剁手中。yys非酋。黑篮 琅琊榜 王凯。

【凯歌无差】累的时候想有个人抱抱(上)

【凯歌无差】累的时候想有个人抱抱(上)





●果然直接写真名还是太羞耻(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的羞耻)所以换了名字→王璟、胡曜,但两人还是会互相叫凯凯歌歌,就当做是小名吧→这是什么奇怪的设定

●温暖日常

●圈地自萌x3→看到大家都是这么说的

●初涉RPS 请同好们多多指教

●目前未完 几日内填好








1




真的是太累了。




推开家门,熟悉的居室带着袭人的温馨感。脱去外套皮鞋,随手扔下背包穿过客厅,王璟站在17层的阳台上,点起烟,俯瞰夕阳余晖里华灯初上的环路。心里默默松了口气,幸亏赶在晚高峰之前回来了。王璟刚出机场就拦了的士火速回家,就是为了不在横穿巨大帝都的时候停滞在路上。这种在回家时候的分秒必争倒是多年没变过。




难得剧组放他两天假,王璟想也没想就定了回京的机票。东北天寒地冻,连续的夜戏让他感觉浑浑噩噩,一边自嘲着果然人过了三十就折腾不动了,一遍又点起烟撑下去等着下一条的拍摄。




有时觉得压力山大。




一口一口吞吐着,烟燃到尽头,王璟又打眼看了一眼窗外,天已经差不多黑了,几十米楼下的灯火渐渐汇成星河,稍微有点雾霾。转身进了客厅,合起玻璃门的时候还在想着地暖真是人间最伟大的发明,看到铺在地上厚实又巨大的深灰色的绒毯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就只剩一个念头了。




让我躺下。








2




“喂,姐,你不用送我了,我直接从会场后门撤退了哈…哎呀没事没事我会注意的…我跟他们不来塞的哇…行那你后天来接我去机场,嗯这样,挂了哈拜拜!”




胡曜刚刚参加了一个颁奖典礼,年终前后这种大大小小的颁奖像雨点一样密集,倒不是疲于应付,只是很多时候难免有些尴尬。胡曜翻出背包里厚实的黑色口罩,戴上羽绒服的帽子,钻进的士里逃走。




的士司机年纪不大,胡曜坐进后座起就看见那小伙的眼睛瞅着后视镜乱转,这种天然散发着的莽撞气息倒是逗笑了他。“你觉得我很像谁吗,小哥?”闻言,在红灯前停稳车的司机小哥显然吓了一跳,“啊,那个那个,你,不是,您,您,您是胡曜先生吧?”这是紧张了些什么,又不是后面坐着志玲女神,胡曜在心里做了巨大的“笑哭”表情,“我是。”“哎呀,我第一次见真的明星哎!”大约是感受到这位明星乘客没有端着架子,司机的情绪明显放松了许多,打开了话匣子。两人随口聊着,从仙剑聊到最近的雾霾,年轻人的率性真诚让胡曜感到难得的小轻松。又换了一个话题,说起琅琊榜,司机小哥突然有点支支吾吾,到了又一处红灯,他转身过去,特别虔诚地说:“那个,胡先生,我女朋友特别喜欢你,也特别喜欢演靖王的那个王璟,她这阵子天天伤心着念叨景琰别怕站稳了别晃,我不太懂明星的这些,但觉得您应该和王璟挺熟,您就当做是,帮我们粉丝和粉丝家属,鼓励鼓励王璟吧。”




听到这个名字胡曜心里一紧,随即而来的就是一点点欣慰。我们景琰,也早就成了家喻户晓的人了啊。




车子再行发动,加速向前。司机小哥说完话就转过去,像是做错事一样不敢看他了,小声说了一句“我是不是太冒昧了啊…”,浑身散发局促不安的气场。胡曜愣了一下也迅速调整好了情绪,笑起来安慰道“没事,你们的安慰鼓励我都会好好转达的哈,而且我觉得,你女朋友喜欢凯凯肯定比我多吧!”




司机小哥也笑起来,摸了摸鼻子。




我是准备要好好鼓励鼓励那家伙的。胡曜一边盘算着这事儿,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到了目的地。临下车给小哥签了名,告诉他谢谢支持。




知道粉丝有在力挺那家伙,欣慰。








3




胡曜走进公寓里的电梯,迅速爬升的超重感带来小小的眩晕。他回家了吗,在干什么呢,我突然来他家是不是冒昧了呢,微信一直也没回,心情好不好呢,都快十一点了,有没有好好吃饭……琐碎想着这些事,已经到了。




可能是在飞机上没开手机吧,胡曜有点郁闷,掏出钥匙开了门。








我大概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我看到的画面…胡曜站在客厅,扶额。推开门就踢到了地上的背包,跨过扔在一旁的大衣转过玄关,借着透进窗口的微光看见地上躺着一只巨大的王璟。




但这种惊讶很快就被见到爱人的喜悦感淹没了。温热的情绪像潮水一波一波刷在心头。看着他和衣蜷在一起选购的地毯上,衬衫裤子都没换,扯下抱枕当做枕头,又抱着胳膊像是防御着什么。




想抱抱他。








4




胡曜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换了一身居家的衣服,没有开灯,就这样走到王璟旁边躺下来抱住了他。




胳膊环住他颀长清瘦的身体,把手整个塞里他虚握的长手里,胡曜埋在王璟颈后深吸了一口他的气息,落下一个轻吻。




暖。




热气从地毯下蒸腾上来,窗外的车流声时钟的滴答声门外邻居走动的声音通通消失不见,只有他的心跳呼吸是真实存在的。心脏最偏僻的地方也被填满了,拥住爱人的满足感无以言表。




胡曜能感觉到王璟慢慢的醒了,也能感觉到他此刻虽然疲累却也是高兴的,甚至能感觉到这个倔强的家伙可能已经想好了我很好我没事之类的说辞了,胡曜没有动,手心被他的拇指扣着,只是蜷起食指指轻轻碰了一下王璟的手指。也许很没有道理可言,在近到可以共享呼吸的这个范围内,胡曜竟真的好似看穿了眼前小狮子的脑电波。




就这么静静抱了一会,想着穿着衬衫睡可能不舒服,胡曜就摸索着去解王璟领口的扣子。没想到刚够到扣子轻轻翻了两下,手就被王璟紧紧扣住了。




“歌歌…这么久没见,一见面就解我扣子啊……”王璟抓着胡曜的手贴到自己脸上,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轻抚胡曜的手背。声音很轻,带着初醒的鼻音,却又温暖又撩人。



tbc.



●接下来不会做……但希望写个荤荤的番外








 

评论 ( 5 )
热度 ( 71 )

© 顷夜凉歌 | Powered by LOFTER